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五百一十七章

作者:机械化粗实才字数:5628更新时间:2019-10-09 13:48:03

正文

战后的帝都,开始积极重建。

人力有时穷,但人力有时也可以创造奇迹,很快的街道就被清理了出来,往日随处可见的尸体、残砖烂瓦都不见了。

不止看上去干净了,空气也变得清新多了。

到处都在修修补补,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,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。

在之前的战事中,很多民众都被殃及了,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,他们并没有因此就放弃生活。

“这样才是帝都吗?”加特走在帝都的街道上,发出了一声感慨。

老捷瑞:“船长,我们还是回去吧!”

“我这刚出来,你就让我回去啊!”

“不是,船长,你这么走是不是太造谣了。”以前帝都之内没有人认识加特,如今认识加特的人还不少呢?路边有不少人都对加特指指点点的,老捷瑞有点不放心啊!

加特:“怎么?你还怕他们会对我不利吗?”

“船长,这个时候,还是小心点好吧!”

小心有用吗?加特不止一次的这么问过自己,如果小心有用的话,加特现在的处境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。

“你放心,有很多人还不想我死,他们会保护我的。”

“船长,我觉得你太悲观了。”老捷瑞用一个过来人的眼光看着加特,老捷瑞觉得这样很不好。

加特:“我这不是悲观,而是面对现实。”刚说到面对现实,现实就找到了加特,这个现实的代表就是施拉姆。

说起来,加特和这个施拉姆,也真是一对冤家了,互相看不顺眼,可有时候还必须往一块凑。

没办法,谁让都在帝都呢?一个是克斯帝国名义上的王首,一个是教廷是在帝都的负责人。

“加特,你调集那么多军队过来干什么?”

“我调集军队,跟你有关系吗?这好像不是你该管的事吧!”

施拉姆:“怎么跟我没关系了,帝都里面发生的事就跟我有关系,你赶紧让那些军队原路返回。”

“我这命令已经传达下去,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朝令夕改呢?再说了,我调集军队是有用的。”

“你想做什么,我都可以帮你。”

加特调集军队,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要抗衡施拉姆,加特怎么可能找施拉姆帮忙呢?再说施拉姆什么时候帮过忙,加特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。

这个原因,加特当然不会跟施拉姆说了,加特说了另外一个原因,“我要对付亡灵,收复失地,怎么你要帮我吗?”

“你就不要没事找事了。”

“收复失地是正事,怎么能说是没事找事呢?我看是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吧!”

施拉姆当然知道收复失地是正事,可在当下这件事并不适合开展。

“你这事,跟大主教说了吗?”‖幻笔阁‖WWW.hUaNBigE.cOM

“这事用说吗?你以为我愿意收复失地呢?还不是底下那些官员的建议吗?我总不能忽视吧!我是傀儡没错,可我毕竟坐在那个位置上啊!”这话让加特说的,跟被逼的一样,实则底下的官员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建议。

这个时候,大家都自顾不暇,谁还管收复失地啊!自家的事还没处理完呢?

施拉姆:“我现在命令你,马上让那些军队回去。”

“我不听。”加特就这么跟施拉姆扛上了,主要是来软的也不行啊!

“你不得不听。”就这样,加特被施拉姆揪回去了。

说不过加特,施拉姆只能采取暴力了,自从西伯劳斯?卢克莱走后,施拉姆就没人管了,他越发的喜欢使用暴力,尤其是在加特的身上。

加特刚还在帝都里闲逛呢?这会就在皇廷里了。

“我说你逼我也没用啊!你以为帝国就不运行了,你懂不懂得什么叫大局。”加特现在能做的只能是以势压人。

施拉姆:“我不懂什么大局,我只知道大主教临走之前让我看着你。”

又是西伯劳斯?卢克莱,加特决定一会,就找人诅咒他。

“行,我自己跟大主教说,你先回去吧!”

“要说,你就当着我的面说。”施拉姆对加特是不放心的,加特一直都在耍花样,施拉姆又不是不知道。

不就是说吗?加特直接拿出了镜子,通过镜子联系施拉姆。

可过了半个小时,施拉姆的脸都没有出现在镜子的中心,“这镜子是不是坏了?”加特向施拉姆询问道。

施拉姆:“你当这是普通的镜子呢?说坏就坏,估计是大主教有别的事情要做。”

“既然这样,那就等会。”

加特这么说,就是想让施拉姆先离开,也不知道这施拉姆是没听懂,还是装作听不懂,站在那就不走了。

加特和施拉姆,就这么面对面眼对眼的,待了将近两个小时。

西伯劳斯?卢克莱的脸,才在镜面的中心出现,“有什么事,快点说。”

加特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?”

“那就别说,我这边忙着呢?”回到圣山之后,西伯劳斯?卢克莱和瑟夫?圣克里塞的冲突愈演愈烈,现在西伯劳斯?卢克莱真的没有工夫搭理加特。

“我也不想说,主要是这施拉姆偏得让我说。”加特说着,就把镜子交给了施拉姆,让他自己面对西伯劳斯?卢克莱。

刚才施拉姆的气焰还挺嚣张呢?这会像个鹌鹑一样站在那里,加特瞧不起他。

施拉姆对西伯劳斯?卢克莱的态度非常恭敬低着头,“大主教,你走之后,圣子调集很多克斯帝国的军队,我在阻止他。”

加特把头伸了过去,“大主教,事情是这样的,底下的官员开始不老实了,所以就想打着收复失地的借口,获得更多的权利。”

“那就阻止他们。”

“大主教,这怎么阻止啊!帝都里面死了那么多的官员,总得有人做事吧!现在很多位置都空了。”加特说得这些还真是客观的事实。

西伯劳斯?卢克莱:“他们想要官,就给他们官做,最近不能有什么大动作。”

“那只能采取暴力了,其实这些军队的集结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底下那些官员促成的,帝国的命令根本没有起到多大作用。”

西伯劳斯?卢克莱所处的位置那么高,加特相信他不了解帝国的情况,所以加特才敢这么乱说。

在说谎这件事上,加特越发的老道了。

“那就等到这些军队到达帝都之后,再进行安抚,如果安抚不成,再采取暴力。”西伯劳斯?卢克莱知道加特在耍花样,但只能先这样,他暂时无法离开圣山,这才是最关键的。

“是,大主教我听你的。”

让地方行省的军队到达帝都才是加特的目的,收复失地并不是,所以西伯劳斯?卢克莱的这个命令,对加特一点影响都没有,加特当然要听了。

加特往旁边站了站,加特已经不想再看西伯劳斯?卢克莱的脸了。

过了一会,施拉姆把镜子还给了加特,“我不会让你乱来的。”

“刚才大主教的话,你听见了吧!”加特难得占上风,当然要趁机炫耀炫耀了。

施拉姆走了,不理加特了,根本就不给加特继续炫耀的机会。

如果不是实力不行的话,加特肯定会追上去炫耀的。

到了晚上,军部的一个官员送了一个战报过来,这个时候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军部的官员是不会打扰加特的,所以加特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战报给打开了。

原来就在中午,距离帝都几百里的地方,发生一场大战,经过调查发现,其中一方就是司拉?安鹿等人。

司拉?安鹿等人还是离开了,这一点都不让加特意外。

发生战斗,也就是有人阻止了。

肯定是教廷的人,加特就知道教廷不会轻易放过这些人的,怎么说都是圣骑士级别的战力,换做是谁都舍不得啊!

教廷是家大业大,但也不至于奢侈。

怎么说,司拉?安鹿也保护过加特一段时间,加特也不想他们有事,所以加特连夜去找塞勒斯。

为什么去找塞勒斯呢?因为塞勒斯也有事求他,可以谈谈条件吗?

如果去找施拉姆的话,那肯定不行,施拉姆这个人就跟个石头一样油盐不进。

塞勒斯对加特的到来一点都不意外,因为加特身边都是他的人,“这大晚上的,还是赶紧休息吧!”

“别说这些没用的,司拉?安鹿等人死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”

“怎样才能放过他们。”

塞勒斯:“怎样都不会放过他们的,刚才施拉姆还跟我商量呢?什么时候把这几个人送回圣山。”

“可以有转机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加特就知道是这样,“你要做的事,我会全力配合,条件就是放过这些人。”

“这事没那么简单,哪怕是我也会很难办,这样吧!我先想办法把他们留在帝都,其他的日后再说。”

这个提议,可说服不了加特,“那么我们的事,也可以日后再说吗?”

“事情都是一点一点的办的,你还没做什么呢?”

“原来你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“我这么想有错吗?”

如果是一个旁观者,加特还真不觉得塞勒斯这么做有什么错,但作为一个参与者,加特真的很不爽。

“我要先见到司拉?安鹿。”

“明天,我来安排。”

“那我等你的消息。”

次日,加特成功见到了司拉?安鹿,他受了一些伤,但还不至于死,“塞勒斯,这司拉?安鹿怎么说都是一个圣骑士,你怎么能这么对他呢?”

“其实这样对大家都好,他受伤了,也就不会反抗了。”

司拉?安鹿看着加特,他没想到加特会来,“王首,我没事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。”这人真是帮倒忙,没看见加特再帮他说话吗?一点眼力劲都没有。

塞勒斯:“这人你也见了,就不要在这里多待了,我不想让施拉姆知道,你见过司拉?安鹿。”

“怎么这事你是瞒着施拉姆的。”

“如果施拉姆知道,肯定会阻止的,我不想节外生枝。”

加特点了点头,然后走了出去,司拉?安鹿没死就行,“你可以不给他治伤,但生活上总要照顾照顾吧!”

“我会吩咐下去的。”这对塞勒斯来说都是小事。

看着天上漂浮的云彩,加特冷不丁的说了一句,“塞勒斯,你是真主教的人吧!”这是芙罗狄的猜测,但没有证据。

根据,就是塞勒斯曾经出现在南城,跟皮各布有过接触,不光是塞勒斯,还是塞勒斯的属下。

“这话可不能乱说啊!”

“怎么怕被人听见。”

“我的事,你不要管,你只需要配合我。”

加特:“我也不逼你,你点点头摇摇头都行。”

塞勒斯:“加特,你这个人真不讨人喜欢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加特也不喜欢塞勒斯。

“明天,你就让一些民众集结,我好传播教义。”

“是真主教的教义,还是教廷的教义啊!”

“你去听不就知道吗?”

“….”加特就是听了也不知道,加特不清楚教廷的教义是什么,更不知道真主教的教义是什么?

不过,在招收信徒这方面,加特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,那就是一个人,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成为一个信徒。

让塞勒斯传播一下,也就没关系了,就算加特不配合,塞勒斯也会传播的。

“我会让人去办的。”

“接下来的每一天,都要让人去办这件事。”

“你用得着这么着急吗?时间应该有很多吧!”

塞勒斯:“对你来说,也许有很多,但对我来说,时间不多了。”

时间这么紧迫,难道真主教还没有放弃,还是说塞勒斯有什么大动作了,又或者是因为圣山上的变故,对塞勒斯有什么影响。

这些都是有可能的,加特已经没办法顺着这个思路再猜测下去了。

“你想要有多少人,就有多少人,不够的话,我可以去地方行省上调集。”

现在帝都的民众,还是太少了,调集一部分还是没有关系的。

“这样也好。”塞勒斯真不怕人多,他就怕人少。

“那好,我会让你满意的。”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