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536.制衡之殇

作者:就差一杯字数:4123更新时间:2019-10-08 22:54:38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大明海殇最新章节!

印度洋还是一如既往的闷热,就像一口大蒸锅,让身处其中的人说不出的烦闷燥热。

比起天气的燥热,更让人烦躁的是人心。

离开了南洋,离开了我最熟悉的人们,我的心里总有些空落落的,特别的不踏实。

不知道前路如何,心中总是充满了忐忑。

总是告诉自己,一切都会好的,一切都会想着想象的方向发展。

但是事实呢?事实会怎样,谁都不知道。

这就好像一个梦套着一个梦,每当一个梦醒时分,都会告诉自己这已经是最坏的可能,可是等到下一个梦再次醒来,才发现底线还远远没有达到。

但是再痛苦、再郁闷,很多事情还必须自己去面对。有些事躲是躲不过的,只有向前走,只有坚持,才可能看到光明和未来。

舰队靠近卡里亥特,遇到了一个熟悉的舰队,是伍丁旗下的三号舰队。舰队的提督叫什么阿卜杜拉的,记不大清楚,但是他标志性的大笑却让我记忆犹新。

“孙先生,您可来了!”阿卜杜拉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这个:“伍丁头领最近头疼的紧,您来了,事情就有转机!”

我不由皱了皱眉头,伍丁怎么了?这小子自从我们联手打败卡普兰商会之后,不是独占了印度洋七成的贸易额吗?难道这样还不满足,还要一口独吞才行?再加上,他还得到了城市联邦的最高认可,还有什么不满足呢?

于是我问道:“什么情况?你说我听。”

阿卜杜拉向我行了一礼,凑近一些低声说道:“最近卡普兰的人似乎在和西班牙人再次勾结,他们想东山再起。不少小商会听到风声,都有些蠢蠢欲动。这一个多月以来,已经有三家小商会倒向了卡普兰商会,如果这势头不遏制,只怕今后会愈演愈烈也说不定!您说,伍丁头领能不头疼吗?”

西班牙人?看来事情并不想我想象的那样简单。我的心头蓦的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!

不知道阿卜杜拉的消息是否准确,小彭斯的情报里,西班牙人已经在西洋、北美两处采取了进攻态势,如果在印度洋也确实同样采取进攻态势的话,即使英国与西班牙有苟合的嫌疑,其他国家也绝对不会坐视西班牙再次坐大!

毕竟之前的教训太惨痛,西班牙人一旦坐大,一定会压榨和胁迫其他国家——尽管英国也差不多,但是仍然略微好于西班牙人。

所以在这样的态势之下,西班牙的过度激进政策反而可能是它走向彻底衰落的发令枪!

既然如此,我是不是应该“帮”他一把,让他加速衰落才好呢?

身后的小阿尔弗雷德忽然站了出来,走到我身边低声对我道:“孙,我有些情况想跟你讲。私下讲。”

我回头看了他一眼,深深一眼。小阿尔弗雷德眼神中尽是真诚,于是我点点头,示意舰队继续前进,与阿卜杜拉的舰队一起航向伍丁所在的亚丁港,自己却随着小阿尔弗雷德一起进了船长室,随手关上了身后的舱门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我轻声问道。

“我想告诉你,进攻印度洋和新大*陆的和我们不是一路人。”小阿尔弗雷德表情镇定,算是相当严肃。

“什么意思?不是西班牙人在攻打印度洋和新大*陆?那是谁?”我疑惑的问道,心中却有些怀疑小阿尔弗雷德的说辞。

“是西班牙人,但是不是我们一个阵营里的。”小阿尔弗雷德答道:“你应该知道,之前我父亲和德*古斯曼一直针锋相对的事情,对吗?”

我点点头,尽管在德*古斯曼隐退之后二者化敌为友,但是却依然无法化解他们一辈子的爱恨情仇。

“所以呢?你是想说,进攻印度洋和新大*陆的人是德*古斯曼的后人?”我开始有些相信他的话了。

小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,却又摇了摇头:“不,这样说不准确。”

说着他拿起一支笔,用笔杆在挂壁的航海图上轻轻敲了敲:“他们是这里的人!”

我抬头看着他敲击的位置——马德里,思索着他话里的意思。

“你是说,他们隶属于西班牙皇帝腓力二世?”我忽然产生了一丝明悟:“所以你们也屋里控制这股力量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小阿尔弗雷德十分愉悦的笑了:“跟你说话就是痛快!我想说的正是此意。之前有我父亲和德*古斯曼互相制衡,腓力二世并不担心,但是如今德*古斯曼已经落寞,我们家族在国内却如日中天。作为统治者,腓力二世就想出了这样的办法。”

我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: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你们的家族实际上遭到了腓力二世的排挤,所以才被派去收回南洋的控制权。而他新扶持的这些德*古斯曼的老部下却风头正劲,成为了你们的有力竞争者和替代者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小阿尔弗雷德苦笑着点点头:“虽然你说的过于直白,但是归根结底就是这个意思。不过按照我和我父亲的猜测,腓力二世并不是要让人取代我们,而是制衡,他需要的是新的平衡!所这些人被抬出来,仅此而已。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,忽然看着小阿尔弗雷德笑了:“能够让皇帝想尽办法去制衡,说明你们家族还在他的计划之中,如果有一天他开始一个劲儿表扬你们,哄着你们,只怕你们家族距离灭亡就不远了!”

小阿尔弗雷德听了我的话,呆呆的良久不说话,半晌之后才摇头叹道:“帝王心术,帝王心术!”♂幻笔阁♂WwW.HuAnBIgE.Com

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微笑着道:“比起那些家伙是谁的人,我更关心的是,你有什么好办法去牵制他们,或者说如何让我们更好的帮助你们家族去打击政敌吗?”

小阿尔弗雷德低头思索着,他似乎在权衡利弊。我也不催他,就等着他思考。

片刻后,小阿尔弗雷德抬起头,忽然对我说道:“你为什么不问问我,为什么非洲没哟有受到进攻?”

我不由的哂笑出声:“这有什么好问的,非洲是葡萄牙、英国和我们势力交错的地方,西班牙如今实力大不如前,除了想方设法开拓新的收入增长点,如何减少与传统敌人的摩擦也很重要。敢对非洲动手?只怕西班牙距离被围殴就不远了。”

小阿尔弗雷德笑的很愉悦:“你这可真是......你上次说过,按照你们东方的说法这叫什么来着?”

“叫什么?运筹帷幄之中、决胜千里之外?”我笑着答道。

“对对对!就是这句话!我觉得你现在就是这个意思。对全局的把握上,甚至比我们这些长期在这里的人还清楚。”小阿尔弗雷德一定高帽子带了过来。

我挥挥手:“别打岔,你说这个有什么意思?我问的是现有问题的解决方案。”

小阿尔弗雷德忽然阴阴一笑:“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,并不是硬碰硬能完成的。毕竟我们当初在南洋的实力相当弱小,所以只能搞搞偷袭和阴谋,但是这些海军科班的家伙却实力强劲,必须用些手段才行。”

“说重点!”我催促道。

“呵呵,你别急啊,启蓝。”小阿尔弗雷德笑眯眯的答道:“我刚才说那些话并非没有目的,你想想看,为什么腓力二世敢于如此张狂的左右出击?归根结底还是他和英国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协议,共同应对崛起无法遏制的荷兰!”

我点点头,没说话,示意他继续说。

小阿尔弗雷德盯着我的眼睛,说的很认真:“其实这个办法不应该我教你,你才是个中翘楚!我的意思是——挑拨离间,这不是你的特长吗?”

听了他的话,我的眼珠子一转,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思。

严格来说,小阿尔弗雷德说的并非没有道理。西班牙人突然再次跳了起来,九成是与英国人有所媾和。

因此我要彻底的、从根子上去打击西班牙人的气焰,破坏他们和英国人的关系绝对算是釜底抽薪的狠招!

至于方法手段,那简直太多种多样了,在这里都不必细想。而我最关心的却是另一个问题,于是我眯缝着眼睛望着小阿尔弗雷德道:“你说的不错,但是我相信以你和你父亲的为人,一定是无利不起早的,那么请告诉我,你这样极力撺掇我去挑拨你的祖国与英国的关系,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?”

不等他说话,我又追问道:“换个问法——是什么样的动力促使你愿意放弃对国家的忠诚,转而去谋求其他我仍然看不懂的利益呢?”

小阿尔弗雷德回答的相当坦然:“原因很简单,进攻印度洋和新大*陆的是德*古斯曼的后人,也是腓力二世新的心腹。如果在他们的方向上出了巨大的问题,影响了整体战略的外交根基......启蓝你想想,其中受益最大的会是谁?”

果然!我用手指一下一下虚点着小阿尔弗雷德:“果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、没安好心!我就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出来给我讲清事情的原委,果然还是为了你的家族,想拿我当枪使吧!”

小阿尔弗雷德立即正色答道:“不!启蓝,你这样的说法不对!我这不是拿你当枪使,而是我又情报,你有实力,我们是互利互惠的!”

“哼!”我不屑的对小阿尔弗雷德嗤之以鼻:“你这样的情报就换的来我的舰队去和西班牙人拼命?你想的太好了。而且,你欠我的还没还清呢!还是先想想该怎么赎身吧!”

“呃!”小阿尔弗雷德顿时呆滞了,原来老账还没有过去吗?

我摇头笑了笑,看向了远处的海岸线。看来想要清净的我,归根结底还是躲不过这一战啊!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