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658章 孕计

作者:风流贰少字数:4361更新时间:2019-10-03 21:47:46

宇文询腿上所涂的药草没能被立即洗掉,原因是,宇文询惊呼自己的腿有感觉了!

这让锁言及听到消息的所有人都欢呼起来,比过节还喜悦、热闹。

楚晗暗自摇头,却没拆穿~~他在下午醒来时就已充分感受到自己双腿的存在,却忍到此时才说,无非是为了拖延时间,因为他要的东西还没到。

她佯装不知,还故意皱了皱眉:“怎么跟我的预测有些出入……算了算了,这个不重要,”她摆了摆手,“虽然迟了点,但只要腿有知觉了就好。”

宇文询闻言,不由心惊后又松口气:“我感觉腿很舒服,应该是这些药草的原因……再多敷数个时辰可好?”

楚晗顺着他的心意点点头道:“依你,反正它们都是灵草,尚有余效。”

她转身朝外走去:“那就等药草洗了再教锁言按摩术吧。”

宇文询长舒一口气。

“对了,”楚晗突然顿脚回身,让宇文询舒出的后半口气猛停,吊在那里,“闲来无事,我去嫀王府探探吧,看逅璠到底在不在那里,如果可能,我就直接把他掳走算了。”

“别,”宇文询忙道,“楚少主稍安勿躁,待洗去药草,我便亲自去嫀王府要人,定把他给你带回来,何必急在这一时?”

“你是怕宇文嫀发现我,再将逅璠双手奉送、好与我勾搭成奸吧?”楚晗嬉笑道。

宇文询垂眸,似以无声默认。

楚晗含笑摇头:“好吧,既然这样,为了让你安心,我就不去了,等着看十七殿下的手段。”

说罢,不待宇文询答话,便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。

一夜无话,第二日的早餐和午饭,楚晗也是独自在三戒院用的。直到傍晚,锁言才过来请她到宇文询的寝殿,说殿下腿上的药草已经洗去,洗浴时,殿下还发现能感觉到水和热气,心情更加愉悦,特请她共餐。

楚晗立即应邀,不一会儿,便坐到菜肴丰盛的宴桌上,宇文询则自己推着轮椅从内室出来,膝上还放着干发用的布巾。

锁言见了,刚要开口为他干发,宇文询却带着轻浅的笑,对楚晗道:“楚少主为我干发,可好?”

锁言愣在原地,随即,心下欢喜不已~~殿下他从未如此笑过,说话也从未如此温柔。楚少主来了之后,殿下果然渐渐变了呢!

楚晗很配合地柔声应道:“好。”

两人一坐一立,楚晗像上次一样,一手轻撩他的丝丝墨发,一手用炙阳掌的热力为他烘干。

锁言不敢出声打扰,轻手轻脚地点上红烛和熏香后,悄悄退了出去,还顺手带上殿门。

“多谢楚少主,”发干后,宇文询道,“发散于用餐不便,楚少主为我束发可好?”

“这……”楚晗面露迟疑之色,“只有新夫才有被妻主束~~”

“楚少主随意一束即可,”宇文询不待她说话,便出声打断,“无需太讲究。”

“那,好吧。”

楚晗答应了他,随后便真的只是将他满头墨发往脑后随意一束,而宇文询也真的没说什么。

只是,在落座时,宇文询却又要求她坐在自己身边,理由是:方便为她夹菜。既然以宴示谢,自然要亲自为她夹菜,可若两人相隔太远,他这还未能真正站起、尚坐在轮椅中的人,如何起身将菜肴送到她的碗里?

楚晗犹豫着推脱了下,便如其所愿地挨他坐下。

宇文询执起青玉酒壶:“为表谢意,本殿先敬楚少主三杯。”

楚晗没有拒绝,含笑看他倒酒,然后在他端杯相敬时,一饮而尽。

连饮两杯后,倒第三杯时,宇文询执壶之手的食指悄悄在壶柄内侧微微动了动。

楚晗接过他敬来的酒杯,看着杯中酒笑道:“前两杯无料,可令人放下戒心,若十七殿下有留我之意,这第三杯,我就该斟酌慎饮了。”

宇文询心中暗惊,却脸色不变,笑看她道:“楚少主这是怕本殿酒中下毒、不敢喝了?”

楚晗带着淡淡笑意看着酒杯:“怕就怕,不是马上置人于死地的毒酒,而是,”

她抬眼看他,“喝下后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宇文询轻笑一声,凝视她半晌,才道:“为示清白,这杯,我们共饮如何?”

“共饮?”楚晗戏谑,“小询询是在暗示本尊什么吗?”

宇文询并不生恼,反而从她手中取走酒杯,毫不犹豫地喝了一口含在口中,再将酒杯递还给楚晗,以目光示意。

楚晗既知杯中放了什么东西,自然不会逞能,虽接了酒杯,却看着杯中物迟迟不动。

时间在僵持中缓缓流逝,宇文询见她根本就没有喝的意思,终于急了,突然探身用手臂猛勾楚晗的脖子并全力下压,再将口中未吞的酒水直往她口中渡去。

但奈何女高男低,位置不对,宇文询不但没有渡酒成功,反而自己被迫吞了那口酒,还呛得连连咳嗽。

楚晗面色微冷:“十七殿下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宇文询看着她边咳边道:“只是让楚少主明白,本殿并无害你之心。你看,酒中并无毒药,否则我不会继续安坐于此。”

楚晗自然知道酒中所下的并非毒药,但……

她轻叹一声,拍抚他的后背:“何必呢……”

宇文询不知其话中真意,为她夹上一筷子形状很像并蒂莲的菜肴道:“楚少主先吃些东西吧,今日菜肴,可都是厨妇精心制作的。”

话刚落音,手却拐了个弯,把菜肴送向自己的嘴,笑道:“我忘了,该先为楚少主试毒的,免得楚少主又生疑心,不敢食用。”

楚晗笑了笑,并未阻止。

宇文询吃了菜,又换用楚晗的筷子为她另夹。

楚晗拿起筷子从善如流道:“还是不要让小询询失望了。”

宇文询又执壶为她倒酒,嫣然一笑道:“那就补上这第三杯吧。”

楚晗见他双颊酡红,不由放下筷子看着他道:“你……还好吧?”

“我,没事,”宇文询端起酒,忍着身体渐起的燥热,“请楚少主满饮此杯。”

楚晗没接,却轻抚他的脸叹道:“何必呢……”

宇文询腾出一只手,一把握住她的手贴紧自己的脸,却又瞬间惊醒,猛然放开,继续双手捧杯:“楚少主,酒中无毒,你已亲眼目睹,还不肯接受本殿的谢意么?”

楚晗看着他已有些迷离的眼,摇摇头:“你脸色不对,我送你入室休息吧。”

宇文询撤回一只手,掀了掀自己的衣领,坚持道:“请楚少主……满饮此杯!”

楚晗“啪”地将他手中酒杯扫翻在桌上,一把抱起他,沉声道:“我送进回房休息!”

宇文询立即将她的脖颈勾攀,并送上自己的唇。

楚晗错开脸,没回应,只将他抱进内室,放到床上,宇文询却在身子落床的瞬间,用紧勾她后颈的双臂将她带压到自己身上,口中也轻唤呢喃:“楚少主……楚晗……”

楚晗以手撑床,凝视着他:“为什么?为什么在酒中下这种药?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你知道?”宇文询目光中透出一丝茫然不解,“这可是毒王新研出的催情散,无色无味,你……”

“别问我为什么知道,我只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楚晗直视着他,“就因为我有好的遗传基因?”

“基因?什么东西?”宇文询不懂,他第一次听这个词,不过,他并没有为此而纠结,“既然你已知道……”他在淡淡酒味中吐气如兰,不再隐瞒,“你说,如果我怀上你的孩子,会怎么样?……你死了,我的孩子身上却流着你的血,她会继承你的强大,即便不能将优点全部遗传,也比别人强百倍。”

“打算终生不嫁人,却怀上我的孩子,还把孩子的亲娘杀掉,你可真是个奇葩男子,”楚晗摇摇头,叹息不已,“有你这样当爹的吗?”

“楚晗,你走不出去了,即使被你识破,本殿不能如愿,今夜,你也走不出这个寝殿,”宇文询虽浑身燥热,目光迷离,神智却还在清醒状态,“这座寝殿和殿外的地面,皆由厚重大石铺就,你的地遁术,将无处可使。而殿外,已布下天罗地网,两百多人,全是高阶天玄武尊,连个中阶都没有,你如何逃?”

“你这是把全国的高阶天玄都召集了?“楚晗摇头,“我还没教锁言按摩术,你不想快点好起来?”

宇文询笑道:“我已问过毒王,她说,只要施术成功,即便是最普通的按摩术,也能助我早日康复。”幻《笔阁《WWW.huanBIGe.cOM

“可最大的筹码却在我的手中,”楚晗叹息,“为了杀我,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?”

“一旦你死,西真最大的威胁便没有了,而我,既没孩子当牵挂,也将再无对手,即使活着,怕也是了无生趣,若你不放过,一起死又何妨?”宇文询因***的作用而笑得诱惑迷人,“何况,只要母皇下令,便会有人不惜任何代价,为我施展起死回生的逆天之术,即便我不想再活,也会醒过来。”

“你告诉我这些,是想让我割下你的头颅,让你再也没有复活的机会吗?”楚晗叹道,“宇文询,你想以男子之身名垂千古,我却不会成全你。”

宇文询轻轻一笑:“这不是你想不想成全的事,而是本殿~~”

话未说完,殿外却突然传来一声惊报:“殿下,凤临将军娄敏宵突然手执两国协议书,要求我们西真按照协议,归还十四座城池!”

一报刚完,另一报又紧接着响起:“殿下不好了!嫀王殿下正率人在府门前吵闹,说既然殿下的腿已治好,就该将楚晗交给她,好为二十万英灵报仇!”

二报刚结束,三报又匆匆而到,报者气喘吁吁:“殿下!殿下不好了!清心寺失火!”

一报二报不满道:“清心寺失火与殿下有何相干?难道让殿下去救火不成?”

三报快哭了:“可、可皇上在清心寺啊!”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